“如果这个汇报电话没按时打,或者一两天没消息,场里就派人进山看望、寻找。”隆畅河林场场长安学军说。

“有人说长三角的污染是北方吹过去的,我觉得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说法。自己治理不下功夫,非去怨别人,耽误了自己治理大气的机遇,如果大家都有这种思想是了不得的。更何况长三角和京津冀是两个不同的空气流场”,他讲道,“谁传输给谁、谁吹给谁的这种思想要不得,自己要做好自己的工作,地方人民政府对本地的环境质量负责,不能怨天尤人,总是说别人传输给你,就把治理大气污染的机遇给耽误了。”